【苏米亚战歌】(序章之三)作者:indainoyakou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6254


  序章「你已不在」#3

  意识在亚麻色餐盘打转,盘内轮番出现提拉米苏、鱼子酱、墨鱼麵和黑豆,无论哪道菜都黑压压地安在盘内,吃一轮还不错,从早吃到晚就教人想吐。
  可是出菜实在太快了,即使四个人分食也比不上菜餚累积的速度,因此只能不断地吃、不断地吃,顾不得味道也管不着消化,就只是一直把食物往肚子里塞。
  暗无天日的疯狂进食直到晚间八时三十分……

  「艾萝小姐,皇孙殿下的就寝时间到了,还请您提早准备。」

  传话女仆替书记官们带来即溶咖啡,顺带将陷入愁云惨雾的艾萝带出这场黑色盛宴。

  艾萝满怀感激地领受传话女仆那席救赎的话语,又对必须持续忙到深夜的前辈们感到过意不去。

  波洛诺娃和凯莉正边啜饮咖啡边放空,她们也快到极限了吧。小组长夏洛特见状,抬起头来对艾萝说道:

  「你辛苦了,别让皇孙殿下等太久。」

  「好、好的,那么我先离席了……」

  踏出地下研究所时,紧绷的脑袋才终於开始真正地放松……思及接下来的每晚固定行程,疲惫不堪的精神有如重获新生般变得相当振奋.

  回到个人寝室,艾萝的贴身女仆艾蜜莉已经在房门前候着。那头俏丽短发带着亲切的深金色,底下是有些疲惫的笑容。

  「艾萝小姐,您辛苦了。」

  艾萝走到门前,对艾蜜莉微微一笑。

  「你也辛苦了,艾蜜莉。」

  艾蜜莉推开房门,饱满的纯白床铺映入眼帘,让艾萝好想直接投入那团软绵绵的怀抱。但现在就睡着可是会挨骂的。艾萝从心底挖出某次受罚的惨痛经验,劝勉自己步向浴室。

  「那个……艾蜜莉,今天可以麻烦你吗?」

  「我很乐意。」

  艾萝向她点点头,随后两人相继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浴室。

  白冷磁砖被灯光映成满室橙黄,连带使得两人白皙的肉体黄橙化,其中一束垂到肩下的金发则是有点浓郁过头.

  艾蜜莉先将小椅子拉到浴室中央,然后背对艾萝迅速宽衣解带。艾萝趁这时候跟着脱去衣物,免得待会还要劳烦艾蜜莉前来替她解衣。

  其实她本想今晚一切交由艾蜜莉服侍,这毕竟是她为数不多的疲惫日。不过艾蜜莉也是难掩倦容,那模样使她无法心安理得这么做。

  两人赤裸以对的时间,艾萝已经不像当初容易胡思乱想。不如说就是在这种时候才难以对艾蜜莉绮思遐想。话虽如此,身体接触还是有那么点令人害羞就是了。

  尽管很是疲累……被那双纤纤玉手沾着肥皂在身上抹来抹去的,果然还是有点……嗯……舒服吧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她闭目感受着正擦拭手臂的那双手,很快它们就会来到肩膀与腋下,再来就是脖子……还有身体正面。

  艾蜜莉是很安分守己的女仆,这一年来从未引诱过她,也不曾对她做出暧昧行为。可是啊……就算明知对方无意……不,正是知道对方没那个意思,当那双手很自然地清洁起敏感带,才更让人因羞怯产生微妙的反应吧!

  当然这一切艾蜜莉都有察觉,但她装得很彻底,就好像艾萝从未在她单纯的服侍动作下感到些许兴奋. 艾萝对此非常感激。

  洗完澡已是四十五分,艾蜜莉围着围巾跟出来,替艾萝吹乾头发、梳理一番,待会送艾萝出房便直接回浴室继续洗完。

  看着镜中的艾蜜莉如此努力,艾萝有一股好想摸摸她的头、称讚她几句的冲动。不过她知道比起这种孩子气的奖励,艾蜜莉更希望她能满意现在的生活品质,似乎每位贴身女仆都宁愿她们的服侍对象如是想。

  由於等会并非正式场合,简单整理完、换上睡服再披件斗篷就大功告成。
 梳直的金发、花样领口的低胸丝质银睡衣、亮茶色等身斗篷──艾蜜莉端视
  着艾萝那身打扮,一脸认真地考虑是否该穿胸罩。这是因为最近女仆们热烈讨论胸罩之於前戏的意义,正反两派争执了好几天,艾蜜莉不知不觉间也跟着在意起来。最后她还是决定就这样放主人亮相。

  「那么我过去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」

  「是的,小姐。」

  晚间八、九点的宅邸瀰漫着一股慵懒的气息,许多为梦魇事件忙碌不堪的女仆们到这时才用餐,也有些人提前洗澡好应付直入深夜一两点的作业.

  为了保持身体的清香,洗澡前是女仆们唯一被允许吸菸的时间. 尽管走道严令不得出现菸味或其它不该存在於此的激烈气味,经过女仆们专用浴室时,艾萝仍稍稍皱起眉头.

  并非厌恶那股味道,仅仅是不希望即将献出的身体受到一丝污染。

  可是设身处地想想,女仆们确实遵守着能在放纵后迅速沖去味道的守则,也就觉得没什么好怪罪的。

  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、都在做各自的努力哪。

  就像脱去大英贵族的外壳、解开代理当家束缚的自己……也正跟随前辈们的教导、致力效忠第三皇女殿下。

  忽地鼻前一抹极为清淡的香水味绽开,不知何时空无一人的走道,散发出了日渐熟悉的怪异气息。

  只不过这次无论眨几次眼,都没有看见酒红色卷卷发的女性。

  已经有三个月左右没见到神出鬼没的玛格丽特小姐。

  明明不是特别想念,为何经常在独处时产生关於她的幻觉与幻嗅呢……
  走道开始出现人潮,奇特的静谧感也沉没在女仆与警卫的谈话声之中。艾萝将习以为常的错觉收进心里,和前来接应的女仆碰头,一步步朝着女仆数越来越多的方向走去。

  中年老练的女仆长正在房门口等候艾萝到来,她的左右各伫立着两名女仆、两名警卫. 待艾萝抵达门口,女仆长领着众女仆一同鞠躬。

  「艾萝小姐,欢迎莅临. 」

  艾萝向女仆长点头示意,房门随即敞开. 她不作多想便走向屋内。

  两名贴身女仆守在房门内侧,她们身上都带有一股果香,全然看不出稍早还服侍着某位殿下入浴的痕迹. 艾萝解下斗篷交由女仆,走进房内。

  宽敞的房间这一年来没什么改变,就是床变大了、娃娃收起来了、柜子里增添许多正经八百的丛书。

  除此之外,都没有变。

  艾萝望向坐在床边踢着腿的银发女孩,暖橙色灯光映出了那张小巧可爱的侧脸。

  「竟然要人家等这么久,你胆子很大嘛,笨母狗。」

  穿着浅黄色背带裙睡衣的女孩转过身来,向艾萝淘气地晃动双臂。

  「限你一秒钟内过来。」

  暖呼呼的体温过分柔软地自怀里绽开,艾萝抱着小主人一起倒向软绵绵的床。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§

  阴暗的天空使初晨的寝室陷入昏沉沉一片,寂静到只有床第间的呼吸和若有似无的空调风声。面对这幅不是很有精神的景象,脑袋却轻盈得不可思议,可以感受到体内有股活力逐渐苏醒。

  最近这感觉变得比较不一样了,除了全身均匀复苏以外,还有个部位随之延展。

  她眨了眨惺忪的灰眼睛,瞄向身旁熟睡中的金发女子,视线顺着不规则扭动的羽毛被往暗处挪移。捕捉到对方胸前的浑圆曲线时,身体某处跟着产生轻微的反应。

  被子一点点地拉开,她的目光沿着曝露出来的曲线前进,直到健康的肤色上出现不同的色彩,才停下动作、往浅褐色圈起来的部位凑过去。

  近距离嗅着那颗乾净的乳尖、回想睡前几度将之沾湿的情景,某处的颤抖变得明显起来。

  她放任闲着的右手抚向颤抖处──轻轻握住。

  感度良好……却和梦中的触感有着微妙落差。手指可以完全扣住,而不是开放性地握着。简言之就是掌中物变小了。

  记得在帝都的医生阿姨是说,「那个东西」对小孩子而言没办法随心所欲地调整大小,必须顾虑尚在发育的身体,因此同龄的孩子都是差不多的尺寸──这也导致比起那个东西所代表的隆重意义,人们反而只会给予「好可爱」的评价.
  思及手术顺利结束后,医生阿姨们带着新奇的表情围观术后私处的模样……
  安娜就感到好沮丧。

  不过沮丧归沮丧,好歹自己也是有那个东西的女孩……不……是女人!
  只要有那个的话就无敌了!

  「哼哼!」

  安娜揪起羽毛被整个掀开,握紧的右手一放,露出了直挺挺的包茎小肉棒。
  「人家可是有笨母狗没有的东西!安娜大人真了不起!」

  「对呀!小安娜的小鸡鸡真了不起呢!」

  「那还用说……咦?」

  从笨母狗的附和声中察觉到原来她早就醒来的时候……凉爽的金发已然拂过安娜左臂、袭上腹部再过去的地方。

  「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的主人……呼呼……我要开动啰?」

  「等……嘶呜!」

  都打定主意要做了还故意这样问,这条笨母狗真的是……真的是……

  「嗯呜……嗯嗯……!」

  真的是超舒服的……

  啊……不行,要是一早就被牵着鼻子走,又会像昨晚那样……

  「啾噗、啾噜、啾、啵呼……主人的小龟头慢慢露出来啰,嘻嘻……嗯噗、啾噗、啾噗……」

  「别、别这样吸……呀……呀呜……!」

  「滋噜、滋噜、滋咕、滋噗、啾噗……」

  虽然在梦里已经能对这样的身体掌控自如了,现实却和那股操作感连接不起来。只要被稍微积极地吸舔小肉棒,安娜就禁不住给快感的浪潮卷入其中。
  笨母狗的金发搔得肌肤好痒,那对大屁股随着颈部动作跟着轻摆,安娜微红着脸盯了好一会,稚嫩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探过去。

  修剪乾净的私处隆起饱满的小丘,微深色泽的阴唇含蓄地敞着,中间盛开的是甜美的肉瓣。

  首先是手指侧面轻触……再来用指腹轻蹭……稍微施点力,直贴着肉瓣的手指就稍稍往内陷入一些。但是她并没有深入的打算,只用一根手指在入口蹭呀蹭、滚呀滚的,弄得小肉棒传来更进一步的昂扬感时,便抽回手指、置於鼻前细嗅。
  母狗的私处带有轻微味道,是昨晚连做数次都未清理、晾着任其乾掉所累积下来的气味。

  ……让人忍不住兴奋起来的骚味。

  安娜陶醉的神情全被伏在股间的艾萝瞧个正着。舒服的口交暂停一会儿,母狗整个趴了上来,飘散出诱人骚味的私处缓缓贴到了主人脸上。

  半裸着龟头的阴茎再度咕滋咕滋地奏起吸吮的旋律,在阴茎与阴道之间瑟缩着的阴蒂也被母狗蹭着揉弄,两股汹涌的热度猛然席卷安娜的下体.

  肉体的刺激交缠俘虏了嗅觉的骚味,持续不过两、三分钟,安娜两条瘦弱的手臂就死命抱紧艾萝腰部,小脸蛋闷在滴淌着蜜液的肉瓣间,一边深嗅着直入鼻腔的阴肉气味,一边弓起了腰──

  「……呵呜!」

  拼命忍耐终於还是敌不过激昂快感,溃堤的那一瞬间,浓白的洪水迅速流经短小的尿道,一波波倾注在母狗嘴里.

  短暂的舒爽结束在另一波尚处於蕴酿状态的快感中,阴茎开始软化了,阴蒂反倒兴奋地勃起。

  安娜半恍惚地看着眼前的女穴渐渐远离,取而代之的是艾萝魅笑着逼近的脸。
  「嗯咕……啾……啾噜。」

  在母狗嘴内混杂着唾水翻搅出泡的精液,随着慵懒的舌吻流入安娜口中。
  安娜闭起眼睛,享受着慢吞吞的唇舌缠弄,放任母狗舔舐她嘴里的精水,同时感受着那对巨乳及整个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的触感。

  就这样静静躺着,直到……

  「皇孙殿下,您该准备晨浴了。」

  ……呜,今天好像太快就结束了?是起床时间太晚吗?不管怎样都觉得不够、还想赖床。

  可是,就连在单纯调教着笨母狗的黑色世界,时间一到想耍赖都赖不成,何况是有着诸多琐事的白色世界呢……

  艾萝已经趁女仆提醒时爬到一旁待命,柔软又迷人的触感迅速消失了,只剩抚摸着头发的那只玉手。

  安娜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艾萝满足的笑容,小小声说了句:

  「今天晚上……不要迟到。」

  面对主人略显懦弱的这句话,艾萝面呈十分坚定的微笑颔首应道: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

  女仆长和两名女仆已在门口候着,安娜裸着身体下了床,和同样赤裸的艾萝耳语几句稚气的撒娇,便给女仆长换上衣服、带往专用浴室。艾萝则在眼熟的金发女仆协助下着衣穿斗篷。

 虽然以皇孙的立场有这种感想很不得体──安娜却很羨慕那位名叫艾蜜莉的
  贴身女仆. 因为贴身女仆能接触到艾萝的时间,要比自己那泰半被睡觉佔去的时间多太多了。

  况且……偶尔也想跟艾萝一起洗澡嘛。

  「皇孙殿下,您怎么了?」

  「没事……」

  唉,就算白天上课时有股自己不会再因为感情小事动摇的感觉,每当和艾萝一起醒来,又想腻着她不放了。

  这样到底算不算有所成长呢,令人搞不懂。

  从入浴到早餐,安娜都在女仆长及数位不等的女仆陪伴下度过. 洗澡时间还算悠闲. 享用精緻餐点的时候,就得听女仆长滔滔不绝地讲述每道菜的故事,被套上马具的想像力迫不得已地奔向四面八方。有时还会来场饭后考试,说说刚才那道料理用了哪些食材、吃起来感想如何……东西虽然好吃,却很难吃得尽兴.
  饭后有段二十分钟的闲暇,这时全邸都活络起来,许多女仆赶着吃早饭。亚美妮亚差不多在剩下十或五分钟的时候过来,代替忙得不可开交的皇女殿下陪伴安娜。

  亚美妮亚是个有着梦幻的粉红色长发、身材高挑又前凸后翘的大姊姊,安娜对她的印象总脱离不了黏腻的甜味。即使亚美妮亚现在已经不再使用梦魇、无法在梦中与安娜等人相会,以前遗留下来的感觉始终伴随左右。

  第三皇女骑士团长──有着此一头衔的贵族军人,照理说应该很帅气才对。
  可是亚美妮亚她啊……

  「小安娜,早餐有没……噫!抱、抱歉……早餐,呜,早餐有没有吃饱?」
  「有。」

  「这样啊,那我们……呼……!我们先……」

  「你去厕所吧,没关系. 」

  「等等……呀嗯!」

  那件华丽的军装下,很明显到处都有异样的隆起。

 乳头与私处上方的突起呈现小椭圆形、脖子以下大概全身都有电流贴布、私
  处正中央不断发出呜咿呜咿的声音还看得见有东西在动……最后是那张本来冷静的脸庞,已经染上红通通又下流的色彩。

  尽管明白亚美妮亚有她的苦衷,却很讨厌她以如此随便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  安娜决定和昨天一样,甩开行动变得迟缓的亚美妮亚、提早进教室准备。
  比寝室小一半的教室内放着两副桌椅,一大一小,上课期间共有三人共处一室。指导老师使用大桌子、安娜使用小桌子,女仆则在旁协助教学.

  每天的第一堂课是很枯燥的本国历史,进度来到二十世纪初,俄罗斯帝国与苏维埃俄罗斯的内战局面。安娜觉得她读这些史料的时机很糟糕,现在她的脑袋瓜每天都被灌输多到满出来的精英思想,筛选符合现代潮流的思维、放弃旧时代的观点是当务之急,这种情况下实在无暇吸收过多知识. 这些知识犹如难民般只能住进脑袋荒芜的一角,只待考试过后就遣散出境。

  十点整的第二堂课是曾经很有趣的外国历史。就在几天前,这门课还透过熟悉的老师讲得栩栩如生,每天都剖析一名当代风云人物、深入细微到彷彿那人就近在眼前,安娜非常喜欢从这门课去理解外国人的行为与思想。可是老师临时换了一位,从身高很亲切的金发老师换成一脸严厉的老夫人,历史课也就真的成了单从字面解读的历史课,不再有任何趣味。

  「……也因此,欧洲联盟不可避免地瓦解。恰时,不列颠群岛完成统一,又获得美国倾力支援,於是大英格兰挟持强大的经济影响力,以统一阵线名义吸收
  前欧洲联盟的多数势力;当法、德、义、西、土五个主要经济或军事体系国家纷
  纷表态支持,西欧诸国先后跟进,以至於欧盟核心价值原封不动移转到了英国,即为『从欧盟到大英』。现在我们把时间倒回苏格兰抗争史的最后一年,大英在伊莉莎白六世领导下……「

  即使课前已多次提醒自己,多学些有关艾萝出生国家的背景知识也不坏……
  然而在制式讲课的疲劳轰炸下,安娜的集中力就像欧盟那般不可避免地瓦解了。

  若非目光锐利的女仆看出她正陷入神游,恐怕这整门课都会在放空状态下度过.

  对这位好老师有点过意不去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。

  脑海浮现前几天还在课堂上跟自己拌嘴的金发小不点老师,心头不禁郁闷起来。

  她最讨厌什么话都不说就迳自离开的人了。

  彷彿许下的承诺只是虚有其表的梦幻泡影,使得好不容易能坦然接受诺言的自己,像个大笨蛋一样。

  更气人的是,就算遭到背叛了,还是忍不住惦记那道沙哑的嗓音。

  『这次我回来,就不会再离开了。从现在开始,不管你愿不愿意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喔。』

 想起和自己同样矮矮小小的那个人、以及那个人曾经填满自己心窝的那句话
  ,安娜落寞地噘起小嘴。

  「说谎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待续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